<cite id="xjfvx"><video id="xjfvx"></video></cite><menuitem id="xjfvx"><strike id="xjfvx"></strike></menuitem>
<var id="xjfvx"></var>
<var id="xjfvx"></var>
<cite id="xjfvx"></cite>
<var id="xjfvx"></var><var id="xjfvx"></var><cite id="xjfvx"><video id="xjfvx"><menuitem id="xjfvx"></menuitem></video></cite>
<var id="xjfvx"><video id="xjfvx"></video></var>
<var id="xjfvx"></var>
<cite id="xjfvx"><video id="xjfvx"></video></cite>
<cite id="xjfvx"></cite>
<menuitem id="xjfvx"><ruby id="xjfvx"></ruby></menuitem>
Discuz! Board 首頁 資訊 查看內容

資訊

訂閱

美國債務總額大于GDP總額政府為什么還不破產(201911)

2019-11-12| 來源:互聯網| 查看: 317| 評論: 0

摘要: 在這樣的債務經濟模式下,雙赤字是必然和必需,因此美國對主要貿易對象的摩擦糾紛是常態,是永恒的主題。不......
在這樣的債務經濟模式下,雙赤字是必然和必需,因此美國對主要貿易對象的摩擦糾紛是常態,是永恒的主題。不僅對中國,美國跟歐盟、日本的貿易糾紛也不在少數,頻率甚至超過中國。中國作為持有美國國債最多、貿易順差最多的國家,我們應該真正認識并積極應對這種國際經貿格局]
美國當前的GDP總額已經低于債務總額,政府的收入增速慢于開支增長,如此惡化的債務境況在任何一個國家都足以導致政府破產,為什么美國政府不會?其根源在于美元在國際結算中的領導地位。
美國財政部公開數據顯示,美國國債總額超過21萬億美元,總債額GDP占比由十年前金融危機時的64.6%增加到目前的105%。
2017/2018財年,美國財政赤字7820億美元,GDP占比4.1%,公共債務余額GDP占比76%。在可預見的未來,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減稅方案、巨額基礎設施建設計劃和擴增軍費等政策,將進一步增加美國財政赤字和債務規模。
美國商務部數據顯示,2017年整年美國貨物進出口總額為38896.4億美元,比上一年度增加6.9%。其中美國出口總額15467.3億美元,增加6.6%;進口總額23429.1億美元,增加7.1%。美國2017年度總貿易逆差7961.7億美元,增加8.1%。
美國前三大貿易逆差國家分別是中國、墨西哥、日本,2017年與上述國家的逆差額分別為3752.3億美元(美國商務部數據,中國海關總署數據為2758億美元)、710.6億美元和688.5億美元,變化幅度依次為8.1%、10.4%和0.1%。
美國的貿易逆差由來已久,并不是最近幾年才出現的,甚至不是最近幾十年出現的,而是自布雷頓森林體系建立奠定美元國際地位后就慢慢開始形成,尤其上世紀70年代美元與黃金脫鉤造就了美國的債務經濟模式后,雙赤字(財政赤字、貿易赤字)尤其是貿易赤字是美國經濟的必然和必需,也是國際經濟循環的必然,只不過這個循環的首尾兩端都在美國,而且美國將之銜接得天衣無縫。上世紀80年代,美國經濟開始出現雙赤字,在此之后美國雙赤字逐年攀升并延續至今,在此時期雙赤字是美國的重要經濟問題。
美國作為全球最大經濟體,其在金融領域的霸權地位,導致經濟發展有其特殊模式:一方面美國在國際市場上大量購買,由此造成巨額貿易赤字,這也是世界各國滿足美元儲備的需要,美國的貿易赤字成為了其他各國的必然需求;另一方面,世界各國美元儲備投資的需求,導致美國巨額發行國債以滿足世界各國,必然造成美國的財政赤字。
2018年9月28日,是美國政府2018年財年的最后一天,美國債總額增加了840億美元,如此美國2018財年國債共增加了1.27萬億美元,達到了歷史峰值的21.52萬億美元。
目前美國國債的GDP占比為105%,表明美國的GDP增長慢于國債的增長,即使在動蕩的上世紀80年代初期,美國國債的GDP占比也僅為31%。
美國金融危機以來到特朗普就職前,美國聯邦政府的債務總額已增加了1萬億美元,特朗普就任后為補上巨額財政赤字虧空,大量發債以彌補虧空。根據美國高盛公司預測,美國政府赤字率將從目前的4.1%(財政赤字總額7820億美元)增加至2021年的5.5%,到2028年財政赤字將進一步惡化,達到7%(財政赤字總額2.05萬億美元)。
根據美國財政部今年8月的報告,從2017年10月到2018年7月底,美國政府的預算赤字增長21%,盡管在此階段美國的預算總收入達到了2.77萬億美元,增加了1個百分點,但是企業的稅收收入降低了29%至1660.21億美元。同時美國政府預算支出為3.45萬億美元,增加了4.4%。彭博社數據顯示,2018年前十個月美國的預算赤字增長到6840億美元,據此預測美國政府的赤字總額增長,將在2019年逼近1萬億美元。
有觀點表明美國的經濟增長是以巨額債務赤字為前提的。下圖表明,美國的債務總額近年間增長飛速,第一次債務總額跳升從19.8萬億美元到20萬億美元,第二次跳升從20萬億美元到21萬億美元,每次攀升只在幾個月就完成了。
美國聯邦政府將被迫面對不斷增加的債務風險,美國政府的收入增速慢于開支增長,美國政府的預算赤字在2018年的前三季度為6070億美元、增長了16%。更為不利的是,IMF……預測,未來五年美國債務總額的GDP占比將達到116.89%,那時美國的債務水平將達到世界最高。
2018年對美聯儲來說是異常艱難的一年,美國民眾當前持有的美國聯邦債務總額GDP占比為77%,這一比例是十年前金融危機時期的2倍。預計未來三十年將達到150%,是當前水平的2倍。
美國當前的GDP總額已經低于債務總額,如此惡化的債務境況在任何一個國家都足以導致政府破產,為什么美國政府不會?其根源在于美元在國際結算中的領導地位,世界各國擁有巨額的美國債權,世界各債權國為免于自己國家破產,不能讓美國先破產。
上世紀70年代以來,美國實施了只有美國政府能實現的“債務經濟模式”,債務經濟模式維持了美國近幾十年的經濟繁榮。
美國債務經濟模式可具體描述為,在全球貿易均以美元為結算貨幣的基礎之上,美國須維持巨額貿易逆差才能實現世界其他國家獲取大量美元貨幣的目的;世界各國通過貿易順差獲取美元之后,還須不斷購買美國國債來實現美元保值增值的目標,再通過投資美國金融產品回流到美國國內。這樣形成了循環,美元通過貿易逆差流向世界各國,各國又通過金融市場使得美元回流。
美元的流出與流入在全球貨幣體系的演變進程中也跟隨著發生變化,據此形成了美元循環的不同發生方式。
二次世界大戰之后的布雷頓森林階段,美國通過馬歇爾計劃等對外投資實現美元外流,其他國家通過購買美國提供的產品實現美元回流。在這種模式下,美國通過對外投資和對外貿易實現凈輸出,金融賬戶與資本賬戶逆差及經常性賬戶的順差;世界其他各國達到了產品及投資的流入,金融及資本賬戶順差及經常性賬戶逆差。
在上述模式下,美國的實體經濟維持著全球經濟的發展:美國有意愿實現國際貿易逆差,世界各國對美國的商品和服務有著持續不斷的需要,美元憑借世界貿易流向美國;同時,美國有意愿向世界各國進行投資,實現美元依托金融渠道不斷流向世界各國。
上世紀60年代,由于歐洲經濟復蘇及日本的快速發展,美國商品和服務的出口日趨減少,商品服務的進口日趨增加。上世紀70年代,美國經濟的升級及雙赤字模式的發展,美元的流出流入發生了變化。牙買加體系階段(1976年“牙買加協議”簽訂,黃金逐漸退出全球貨幣市場)的美元流入憑借世界各國對美本土的投資來完成,而美元的流出依托美國購買世界各國的產品實現。這種美元循環模式的特征是金融與資本項目的順差及經常性賬戶的逆差,美國完成了投資資本及產品的凈輸入。
在這種美元循環模式下,美國的雙赤字是全球經濟得以運行的前提,此種模式促成了美國經濟結構的改變,美國包括制造業在內的實體經濟持續萎縮低迷,長期赤字維持全球經濟:世界各國不斷將美元外匯儲備投向美國金融資產,美元向美國回流;世界各國愿意向美國銷售產品服務以換回美元,美國通過持續逆差實現美元的外流。
上世紀70年代形成的美國債務經濟模式維持了美國經濟的發展,美國以其美元霸權地位不限量地向世界各國舉債。布雷頓森林體系階段,美國通過馬歇爾計劃輸出資本,其他國家在通過美元資本購買美國服務和商品以維持美本土實體經濟。在牙買加體系階段,美國通過貿易逆差實現美元流出,世界各國再通過美元儲備投資美國市場實現資本回流。
不受限制的美債使得美國成為世界最大債務國,債務成為美國維護其金融霸權地位的武器,依托債務經濟模式取得世界財富中的最大份額。美國可以通過美元貶值緩解其債務壓力,改善國際收支的不平衡境況。作為世界最大經濟體,美國憑借其強勁的經濟實力吸引著世界各國的大量投資,在美投資也能為各國投資者帶來豐厚回報,巨額美元投資資金的流入可以降低美元利率,減輕美國的財政赤字。
在世界經濟一體化浪潮下,美元作為國際貿易的流通貨幣、外匯儲備貨幣及計價貨幣,美元的需求是全球性的,在牙買加體系后,國際收支的逆差不會造成美國黃金儲備的流失,這為資本賬目的順差和經常性賬戶的逆差提供了條件。
這樣的經濟模式必然導致實體經濟的持續萎縮,虛擬經濟的不斷發展,也造成世界經濟分工的不斷變化,實體經濟向新興經濟體轉移。在世界經濟產業重組過程中,發展中經濟體因其人口紅利、資源稟賦、廉價的勞力及原材料,發展中經濟體處于飛速發展中,使得投向新興經濟體的資本得到了豐厚回報,促進全球經濟的發展。另一方面,全球資本主義體系的價值實現主要依靠美國本土市場,美國的高消費維持了全球經濟體系的運行,美國消費、全球生產的格局支撐著世界經濟格局。
這就形成了持續的全球債務發展模式:美國依托逆差的經常性項目實現巨額美元的流出,形成國際熱錢,再憑借發行國債使得美元回流,并將回流的美元投向公共產業、軍工產業等剛性行業,這些行業是美元回流的引力機。而美國國內儲蓄無法彌補美國國內高消費的資金和政府財政赤字時,美國必然通過不斷的美元回流來實現。
以美國國民經濟研究首席專家馬丁·費爾德斯坦(MartinFeldstein)為主流的經濟學思路曾表示造成美國經常性項目逆差的主因是美國的財政赤字:為了防止通貨膨脹,美國政府對財政赤字“坐視不管”,不為其提供融資渠道,不斷升高的財政赤字造成利率上升,繼而導致外國投資的流進,引發美元升值,繼而使得經常性賬戶發生逆差。
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CBO)數據顯示,美國財政部發布的2018年9月預算盈余為1160億美元;而2017年10月到2018年8月期間公示的赤字是8980億美元。
特朗普于2017年1月入主白宮,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2018財年是特朗普就任總統以來的首個完整財年,2018財年財政赤字總額7820億美元,當年財政赤字規模如此巨大,已成為2012財年以來美國財政缺口最大的一年。
據CBO預測,2019財年美國的財政赤字將增至9810億美元,2020財年將達到1萬億美元,2020~2026年存在更多的不確定因素,如個人所得稅減稅的到期、物價的上漲、利率的上行、聯邦政府支出的增加等,將會影響美國GDP增長。由于美國的支出立法以及新的稅改政策,美國到2027年的未來十年間累計財政赤字將高達11.7萬億美元。
美國國民的儲蓄率極低,近五年的美國個人儲蓄率在4.5%~7%。民眾儲蓄下降對應的是家庭負債的升高,平均每個美國家庭的負債額達到14萬美元,這比美國家庭收入中間值的2倍還多。
過低的儲蓄是美國經常性項目逆差的根本原因。美國發展為消費型社會的速度在加快,這導致經常性賬戶逆差的不斷增加,進而引起美國過低的儲蓄率,需要利用外國投資來補充美國國內過低的儲蓄和過高的投資之間的差額。
美國儲蓄率過低的另外一個重要緣由是美國高度繁榮的金融市場和日臻完備的保障系統,這些都會刺激美國民眾的消費意愿。儲蓄水平較低的一個原因是:美國所具有的完善的社會保障體系以及非常發達的金融市場,使得美國私人消費傾向更加明顯。美國的私人儲蓄率不僅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與較高儲蓄率的東南亞國家相差甚遠。
美國國民的高消費在消耗完國民個人可支配收入的基礎上,還消耗了國民的銀行儲蓄或者貸款。美國家庭債務總額的GDP占比近年均高于75%,美國家庭債務之大可見一斑。IMF認為,美國經常項目逆差形成的主要根源在于美國國民儲蓄率的降低,美國國民的低儲蓄、高消費決定了美國須借助外國儲蓄來支撐美國本土的經濟增長,這導致了美國經常項目逆差的迅速增加。
美國儲蓄降低的原因在于民眾擁有的房屋資產和其他實物資產價值的上升、對可見未來收入增加的預期及不斷降低的利率水平。另外,金融領域的創新使得民眾的貸款變得更加便利,這都引導國民更多地參與消費。
美元霸權地位指的是美元在國際貿易和國際貨幣體系中處于的主要貨幣地位以及其他各國的主要外匯儲備貨幣地位,使得美元擁有其他貨幣無可比擬的特殊權益。美元的霸權地位始于二次大戰后建立的布雷頓森林體系,體系制定的雙掛鉤規則奠定了美元地位的基礎,美元因此成為國際主要的結算貨幣和儲備貨幣。美元的特權地位可以任經常性項目的逆差不斷發展,卻不用擔心受到外匯儲備缺少的限制;這也導致將美元列為主要外匯儲備的世界其他各國依賴高企的儲蓄率和經常項目順差來實現經濟利益最大化,從需求側提高了美國經常賬戶的巨額逆差。
美元的霸權地位維持了美國不斷擴大的經常性項目逆差,使得美國免于貨幣危機之憂,從而利用巨額逆差獲取國內日益增長的消費所需的商品及服務,彌補了美國國內的儲蓄不足。美元特權是美國支撐經常賬戶逆差的根源,這種特權源于美國的經濟霸權。
可支配總收入用于最終消費后的余額稱作總儲蓄,各個部門的總儲蓄的總額是國民總儲蓄。居民儲蓄與總儲蓄不是一個范疇,總儲蓄是宏觀范式,是可支配收入去掉最終消費之后,用作一個地區或國家投資資金的主要來源。
美國經常性賬戶逆差的另一主要原因是全球儲蓄的過剩。近幾十年來,美國是全球投資資金流入最多的地區,美聯儲前主席伯南克提出了全球儲蓄過剩的觀點,伯南克認為世界過剩的儲蓄壓低了美國的利率水平,增加了美國的預算赤字,刺激了美國消費。伯南克表示,全球過剩的儲蓄不僅引發美國儲蓄的降低,還引起其他國家的投資資金流向美國,美國成為全球投資回報最佳地區。世界各國資本的涌入也引發了美國巨額貿易逆差和以此引起的巨額經常性賬戶逆差。
人口老齡化嚴重的歐洲和日本的老人視投資為增加收入的最佳途徑,但歐日經濟疲軟,缺少投資機會,在歐日投資回報低,進一步加劇了國內過高的儲蓄率。在這種情況下,儲蓄率高的國家將目光投向了投資機會多、回報率高的美國。同時,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擁有大量的儲蓄,美國資本市場的廣度、穩定性、深度、可預期的較高回報以及美元在國際金融市場的特殊地位,使得這些國家將過剩的儲蓄投向了美國市場。另一方面美國高度發達的金融市場和領先的高科技水平使得美國成為全球資本趨之若鶩之地,流入美國的資金相當一部分轉變為美元資產,使得美國更多地受到全球過剩儲蓄的影響。
2018年美國經濟增長加速,今年第二季度增長率達到了4.1%,第三季度經濟增長率4.08%,遠高于美國的主要貿易伙伴國和地區的經濟增長率。日本2018年第一季度經濟增長率為0.9%,第二季度為1%,意大利一季度為1.2%,二季度為1.1%。2017年英國經濟增長率為1.79%,法國為1.82%,德國為2.22%,日本為1.71%,澳大利亞為1.96%,墨西哥為2.04%。
西方主要國家的經濟增長率普遍低于美國,美國的進口需求遠大于出口需求,美國的經常項目逆差不斷擴大。外國資本流向美國對美元的支撐作用、美國較高的生產效率引發美元資產豐厚的回報,共同推動了美國商品和投資的強勁需求,繼而推動美國民眾收入的增加及美國股市的上漲。西方其他主要國家今年經濟增長乏力,經常項目長期保持盈余;同時,新興市場國家經濟增長減慢,儲蓄過?,F象仍然突出,國內消費需求疲軟,使得新興市場國家選擇維持匯率競爭力,進而增加出口額以推動經濟增長,這也是美國經常項目逆差擴大的主要根源,加劇了美國的債務經濟。
在這樣的債務經濟模式下,雙赤字是必然和必需,因此美國對主要貿易對象的摩擦糾紛是常態,是永恒的主題。不僅對中國,美國跟歐盟、日本的貿易糾紛也不在少數,頻率甚至超過中國。中國作為持有美國國債最多、貿易順差最多的國家,我們應該真正認識并積極應對這種國際經貿格局。除了在外匯儲備多元化、人民幣國際化方面需要進一步努力外,更重要的是練好內功,讓國內企業尤其是民營企業發展壯大,可以無懼國內外的經濟風雨。

芬香
芬香
芬香
分享至 : QQ空間

10 人收藏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收藏

邀請

上一篇:暫無
已有 0 人參與

會員評論

社區活動
*ST鹽湖:管理人與青海匯信資產管理簽訂資產收購框架協議

原標題:昂立教育發起教育產業并購基金,將投資K12及其他教育【....】

654人往期回顧
關于本站/服務條款/廣告服務/法律咨詢/求職招聘/公益事業/客服中心
Copyright ◎2015-2020 宛城新媒體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宛城新媒體 X1.0
下载七喜彩票手机app 灯影苕片网| 国际象棋天地| 中国潜水运动协会网| 九秋博客网| 定海新闻网| 姜汁热窝鸡网| 钓鱼爱好者| 中国台球协会| 金钱海参网| 乌鲁木齐在线| 川鱼头火锅网| 和瑞网| 中国公安部| 带鱼网| 宫灯鱼丝网| 瓷都共青团| 自助户外游绿野户外运动网| 姜汁热味鸡网| 解热清滞汤网| 中国联通| 桂花翅子网| 铁板蚝油栗子鸡网| 陈皮鹅网| 炒绵羊丝网| 光大证券网| 军事视频| 苏叶厚朴汤网| 赛螃蟹网| 蜜汁金枣网| 带子上朝网| 清蒸火腿网| 龙凤呈祥网| 中国国际象棋协会| 铁血网| 奉化论坛| 鸡虫汤网| 烤羊肉网| 鸳鸯哺乳网| 鲁南在线| 芜爆里脊网| 铜陵新闻网|